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ceanpark的博客

三分薄田,自得其乐

 
 
 

日志

 
 

时空穿梭机(2)  

2014-10-28 22:53:53|  分类: 闲情野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空穿梭机(2)

时空穿梭机(2) - oceanpark - oceanpark的博客

 

    从世界各地来找科克教授的人,都怀抱着大同小异的目的,迫切要求坐教授的时空穿梭机,回到从前,抓住以前被自己丢失的机会,一举改变自己的命运,或者挽救回自己的亲人。
    法特·汉夫妇是第一个打电话给科克教授的,他们的儿子小汉在9.11那天到世贸大厦办事,本来约定时间是11点,但小汉觉得不如借此机会先参观游览一下世贸,于是提早在 9点进入大厦,正是这一临时决定令小汉从此一去不复返。老汉夫妇希望坐上教授的时空穿梭机回到2011年 9月10日,力促小汉取消9.11到世贸的预约,或者,只要不提早进入世贸就行了,这样他们就能避免了老来丧子的悲剧。
    在那无数的求见者中,自然也有不少是来自中国的。
    王毕效是因儿孙不孝的事来找科克教授的。老王刚退休还未满一年,满头白发干瘪无泽,脸色灰暗、皱纹又黑又深,两目无神,背微驼,两根竹杆似的腿颤悠悠地好像连他瘦小的身躯都撑不起般的,不认识他的人还以为是八、九十岁或是风烛残年、行将入土的人,谁也不相信他是60刚出头。
    王毕效把房产等转名给儿子后,儿子便对他不闻不问了。老王甚是懊悔,他内心里很清楚,这是因他当年没有好好孝顺父母,几兄弟为了争家产,夹生激死(活生生气死)老窦(父亲)而种下的祸根。当时,他的儿子约10来岁,已有一定的思维能力,他问老王为何如此对待阿爷,老王还自我感觉良好的对儿子说,还不是为了你。如今,儿子是有样学样,用老王过去对父亲的手法一样来个照版煮糊,导致今天的苦果。老王希望能回到从前,痛改自己那荒唐的错误,好好孝顺父母,给儿子树一个好榜样,也让自己有个安逸的晚年。
    李梦财退休前是一个深圳的干部,他原来在内地当教师,生活安稳。他是1965年考上一个师范大专班,才上了大半年的课就遇上文化大革命停课“闹革命”了,逍遥到1968年毕业得了个大专的牌子。70年代末,中国进行改革开放,成立了深圳特区。财叔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原单位办了停薪留职两年南下来到那时仍是一遍荒芜的深圳。刚开办的特区人才奇缺,而有大专学历头衔的他算得上“高级知识分子”了,很快就当上了科室的小头目,比在内地当老师感觉豪多了。几年后回乡省亲时就有点飘飘然的感觉,就如同自己已当上国务院总理似的。
    上世纪80年代中,股票在中国重新发行了。刚开始,大家对它都不看好,认为是废纸一张,不愿碰。为了发行股票,有关部门给各单位下了配额,各单位则分配给职工。财叔大小也算个“官”,分得的配额比普通职员要多。要是换作今天,人们都求之不得,但用财叔当时自己的话来说,这很不公平,凭什么要我多买!财叔虽然是一百个不愿意,嘴里是叨叨嚷嚷,但又不敢对抗上锋规定。他已作了打算购进股票后隔天便以略低的价钱转让给别人。
    财叔手下有位叫宁晶的,心眼比较多,也很懂溜须拍马的,所以大家给了他个花名──把他的名字倒过来读作“精灵”。他看穿财叔的心,便主动找财叔把全部股票份额以原价拿了过来。财叔还觉得自己很英明,把废纸换成现金。
    岂料世事无绝对,只有金恒贵,不几年的功夫,股票这玩儿像鲤鱼跳了龙门,一飞冲天,成了人们疯狂追逐的东西。精灵因买了很多别人不愿要的股票,其中大部分是低于发行价购入的,这下精灵暴发成了土豪,他把股票抛出后竟超过 3百多万。要知道,那年代百万元相当于现在的千万元级以上。后来,他把赚到的钱拿出部分去打点打点,立即就官运亨通,坐直升机似的爬头当上了财叔的上级的上司。
    再回头看看财叔,本可以发点小财的他却还是保持着五十年不变的老样子,沉浮在小康线上,直到退休时仍只是个小科级。每每想起来,财叔都痛心疾首,捶胸顿足,欲哭无泪。他迫切希望回到从前,倾家荡产来收购股票,一举成为中国首富,誓把那鬼精灵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

    何望富当年做知青插队落户到广州的近郊猎德村,说是农村,其实离当时广州市中心的北京路只有7、8公里左右。生产队长的女儿阿芳对他展开了猛烈的追求。虽然他也对小芳很心怡,每当看到小芳那弯弯的柳叶眉,水灵灵会说话的大眼睛,粉嫩粉嫩如小苹果般的脸庞,甜甜的樱桃小嘴,富哥都感到心跳加速,呼吸急促,满脸通红。但富哥不想成为农村人,思前想后,唯有忍痛割爱,把那份初恋的冲动生生压下来,深埋心底。后来招工回城当了工人,是间国营大厂,工厂的效益还不错。恢复高考后他没有参加,因是插队不算工龄,未足 5年工龄不能带薪,他舍不得那40来元的二级工工资。

    谁知天有不测之风云,十多年后因工厂改制下了岗,铁饭碗破了,年纪已大了又没有专业文凭,找不到新的岗位,只好当起走鬼艰辛度日,蜗居在父亲留下那加上自搭阁楼还不到15平方公租老房子。

    不久前一次同学聚会,富哥(现在应叫富伯了)见到了小芳,原来她嫁给了同是当知青的校友兼室友鲁石。阿石因出身不好,且父母在文革时双亡而回不了城,也无机会被招工,只能铁了心在猎德村修理地球。不过鲁石这个人就像他名字的谐音“老实”一样,属于担屎都唔偷食那款,但他也多才多艺,水工、电工、木工、泥水工,小五金等都有一手,最终赢得了小芳的芳心。

    有道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早些年,邻近广州新中轴线的猎德村进行旧城改造,他们继承的虽然面积很大,但很破旧的祖屋(农舍)竟换回了十多套套间。望富哥长叹道,如果当年不贪恋那不值钱的“城市户口”,攀了小芳这只“潜力股”,那十多套房就属自己的了,5千多万啊!富哥记起学中学时学过的课文《阿Q正传》,随口唱了起来:我手执钢鞭将……本是想唱“……将鲁石打”,但转念一想也不对,又不是人家阿石撬你墙脚,是你自己先不要小芳的,只好悻悻地说:鲁石你得瑟什么,你不过是捡了我不要的二手货罢了,于是,心情遂平复了许多。

    ……

时空穿梭机(2) - oceanpark - oceanpark的博客

 

    总之,求助于科克教授的虽然是千千万,原因都是万变不离其中:过去有太多不幸、不满意、错失良机的事,希望能回到过去把损失补回来。
    刚开始,科克还挺同情那些“不幸”的人们,亦很理解他们那急切的心情,对他们的电话、网上提问和来访者等都很认真倾听、阅读和接待。但很快,他就觉得求他的人都太自私了。本来,人的一生虽然一般只有六、七十年左右,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这短短的几十年里,肯定酸甜苦辣、生离死别等都会经历到。人不可能一生富贵永无忧,即使生活、仕途、家庭等比较顺当的人,或多或少总会遇上一些不如意甚至非常绝望的事,这就是客观的现实生活,根本不需要人为去改变。而且,求变者认真太多了,得造多少穿梭机才能满足,以人类现有的技术、能力,根本无法应付。而且现在的人们都十分功利,只追求享受,却不懂得保护环境,爱护地球。有的人虽然似乎在搞环境保护,不过就像人们说的那样,说了一个谎言,必定要用更多的谎言来掩饰;更可怕的是,有的国家挥舞着“环境保护”的大棒力图压制另一些国家……
    科克感到心寒了,亦感到失望了。他知道他无法应付当前的局面,也不能满足人们的要求。他的唯一出路是溜之大吉,因为如果他不离去的话,粉身碎骨将是他的最终下场。
    于是,科克带上了所有资料,走进了自己研制的时空穿梭机。

 

 

 

 

 

  评论这张
 
阅读(771)| 评论(9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