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ceanpark的博客

三分薄田,自得其乐

 
 
 

日志

 
 

幸福的5秒 ── 我见到了毛主席  

2013-02-28 21:55:23|  分类: 时光隧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幸福的5秒   ── 我见到了毛主席 - oceanpark - oceanpark的博客
  
   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他是人民的大救星
                                      ── 歌曲《东方红》
   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成了人们心中的红太阳,到北京见毛主席是全国各族人民的最大心愿,人们也把见到毛主席视为最幸福的事情。维吾尔族老人库尔班大叔见到了毛主席的故事广为传颂,亦曾入选小学语文课本。但对于普通的平民百姓来说,要得到实现这一愿望的机遇并不容易。“文化大革命”的爆发,给了当时的青年学生机会,毛主席先后八次接见了1千1百万红卫兵,我也有幸成为其中一员……
 

 “我们要见毛主席!我们要见毛主席……”1966年11月11日的上午,广东实验学校操场上的高音喇叭正在转播着毛主席在北京第七次接见红卫兵的盛况。红卫兵们热切要见毛主席的心声,声声地刺激着我的神经。

 深秋的广州,天高云淡,阳光明媚,高音喇叭不断送出现场那扣人心弘的声音,一会是欢欣鼓舞的锣鼓声,一会是震耳欲聋的掌声和欢呼声,一会是雄壮嘹亮的军乐声,一会又是响切云霄的战歌声夹杂着那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男女播音员的现场报道声。一声紧似一声,一声强胜一声,不断敲击着我的神经,令人浑身热血沸腾,脑海波涛翻滚。

 突然,脑海里一道闪光,心中的话从口中爆出:“我要参加下一次接见!”

 大家的心灵是相通的,不用招集,一下围来七八位战友,心动不如行动!众人简单一议,与其按正规手续领车票则不知要排到什么时候,反正红卫兵坐车是不用钱的,倒不如直接到火车站上车更便捷。于是大家定下日期带上简单行李便兴冲冲地直奔白云路的广州火车站。谁料一进车站便傻了眼:“这里的黎明静悄悄!”若大的车站,虽不至于门可罗雀,但只有为数不算太多的红卫兵三五成群的散布,轨道上别说列车,连半个车轱辘都没有,难道孔明在此摆空城计?一打听,才知道昨天出了事,有人因争着上车被挤下轨道压断了腿。为了安全起见,暂停在此发车。经此一折腾,有人便打退堂鼓,表示不再去了。

 后来打听到发车点是在广州远郊的江村小站。时间紧迫,小组行动是来不及了,邀上两位老友,于11月21日晚来个郭建光“飞兵奇袭江村站”。谁知再遇空城计!发车点又改了。这时,回广州已没有交通车了,安心在此蹲一晚吧。

 清晨,停了列到韶关的棚车。三人一嘀咕,管它什么呢,走一步是一步,只要是北进的车,就来个“阿米儿,上”(电影《冰山上的来客》台词)。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便翻上了那黑不溜啾的棚车,找个靠门的位置坐了下来等待着胜利的启航。

 坐棚车的滋味并不好受,走着走着便来个左右剧烈摇晃,要不就是前后车厢相互碰撞发出巨大响声,不过这丝毫影响不了我们赶赴京城的热情。车厢内残留着刺鼻的化学药品味、生畜的骚气和粪臭。幸好两边大门不关,拉上两根拇指般粗的草绳算作安全栏,车外的空气可以进入并带来凉风。列车悠哉游哉地爬行了整整一个白天,终于在入夜时分到达了韶关站。

 到韶关串连的红卫兵不多,领票的窗口洞开,三人一拥而上,满怀希望地嚷着要三张到北京的票。

 早前,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国务院、中央文革已联合发出了通知:从1966年11月23日零时起,暂停红卫兵和革命师生的革命串连活动。签票员似乎对我们的那无比的兴奋与期待早已司空见惯,他平静地望着列车运行表,用笔在上面滑动,然后面无表情且带毫无商量余地的口吻说:“只能到株洲。”随即便在车票的到站点上重重的写下“株洲”二字。

 这位严格认真按照党中央通知办事,值得表扬的站员,当时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毫无人性、机械教条的怪物。

 有票就成!我们一把抓起票,转身便急着进站上车去,连“谢谢”一声都免了。其实大家都心照不宣,管它衡阳、株洲,只要列车是直奔首都的,那个傻B会在中途下车啊。

 好不容易挤进车厢,里面的情景令人窒息,比当代春节返乡民工潮的列车更惨烈!车内空气混浊夹杂着烟雾、酸馊味和鞋臭,不时还有阵阵“洗手间飘香”穿入你的鼻孔。到处都塞满了人,坐椅上超额坐着人,坐椅下躺着人,中间的茶几也成了椅子,行李架上也隔三差五地躺着人。过道上、车厢间连接部,人们或站或坐或躺相互挤靠着,几乎所有空隙都填满了。更有一位仁兄,可能实在太困倦了,推开厕所门,用衣服把头一包便躺下打起呼噜来。各人自便吧,若不好意思,另觅高处。

 本着杨子荣“越是艰苦越向前”的宗旨,我们使劲地往车厢内钻,经过一番努力及不相识的战友承让,我们找到了立足点和半边椅子。我见行李架上摆放混乱,实际上行李不算多,立即窜上椅背略作整理,便腾出位置躺了进去,“哇噻”,卧铺!一路上,我们三人坐、立、卧轮换着位置,倒也不觉得怎么艰辛地挨过那现在回想起来也是令人不寒而栗,不可思议的悲壮旅程。

 也许红卫兵列车不是正编的,一路上小站停,大站让,停停走走,速度也不快。有一次,竟在一个前不靠村,后不着店的河湾畔一停就是3、4个小时。不过,也给了我们下车逃离污浊,吸收大自然新鲜空气,施展那僵硬、弯曲的躯体和四肢的机会。

 车过岳阳,形势便一片大好,列车基本上保持高速运行,带领我们日夜兼程。抛湖南,越湖北,穿河南,抵河北,直飞祖国的心脏,人们的情绪也随之高涨起来。

 终于,在11月24日清晨,随着“呜”的一声长鸣,列车稳稳停在北京永定门车站。

 文化大革命已进行了半年,国家机关工作、工农业生产、正常的社会生活秩序等完全被打乱,全国基本上处于无政府状态。唯独红卫兵接待工作不受影响,按步就班,有条不紊。我们一下车,便有一位大哥来迎接。面对我们这些“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的陌生人,他竟象是碰到老朋友似的,高兴地直嚷嚷:给你们赶上了,本来定了是今天接见红卫兵的,肯定是考虑你们还在途中,等着你们呢!我们也暗自庆幸,正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

 大哥让我们一行三、四十人登上一辆解放牌,直把我们送到军事博物馆对门的北京市有色冶金设计院,领了住宿证和乘车证后,安顿在三楼的一个铺满稻草的大房间。

 幸福的5秒 - oceanpark - oceanpark的博客

           (左:住宿证的正面;右住宿证的背面,上面的字或符号是领取了早餐的标记)

幸福的5秒 - oceanpark - oceanpark的博客

  

     “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随声走进一位中年解放军同志,是四个兜的,于是大家齐叫连长好。连长的个子还没我高,肤色黑里透红,看似经过战争洗礼,身材精干而敦实,给我的感观就象那鬼马精灵的孙悟空。

 连长热烈欢迎我们来到首都北京,先让我们各自找好位置,卸下行装安顿下来,随即宣布了纪律和注意事项。连长和我们拉起家常来,我们都缠要连长讲战斗故事。稍事休息,连长带领我们下楼进行列队操练。

 楼房间的空地,到处都是在解放军带领下的一个个红卫兵“方阵”。“一、二、一”的口令声不时传出,伴着那“噼噼啪啪”的脚步声以及行进队伍中的高呼口号声。我们在连长的指挥下,个个都精神饱满,神采奕奕,认真操练,力求做到最好以接受毛主席的检阅。操练间休息时,连长还指挥我们大唱语录歌。“方阵”间还互相拉歌对唱比赛,好不热闹!虽然,我们的“方阵”的列队、步伐、动作质量绝对是无法与国庆阅兵方阵相比,但现场那团结、紧张、严肃、活泼以及满怀期望和幸福感的气氛,应不亚于国庆阅兵村吧。

 “解散。”连长令声未停,大家都亟不可待往外奔。我们的心早已飞向那既远在天边,又近在眼前的天安门了。

 当远远望见天安门的时候,《毛主席语录发给咱》一曲不由飞出心窝:

 毛主席语录发给咱,捧在手里乐在心。

 好象到了北京城,毛主席就在咱身边。

 哎…好象到了…

幸福的5秒 - oceanpark - oceanpark的博客
 
     歌声嘎然停止,三人面面相对,会意地一笑:什么“好象”?我们现在是真真正正、的的确确且脚踏实地来到了北京!毛主席就在我们身旁!

 天安门广场人流如潮,广场的北端用绳围出一片空地作拍摄留影场地,每隔几米画一个圈,圈后各有一位摄影师。我们选了靠正中的一行队伍跟了上去。队伍倒也前进得很快,不一会儿就轮到我了。待前面那位红卫兵一跨出圈外,我便来个邹振先式三级跳蹦进圈子,转身、立定、右手捧起小红书,挺胸抬头,摆了个当时最流行的胸怀祖国放眼世界标准革命姿势,“咔嚓”。

幸福的5秒 - oceanpark - oceanpark的博客

         

 各自拍了单人照,少不了要来个“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的三人合照。

 走近天安门,洁白挺拔的华表,巧夺天工的汉白玉雕刻,通向天路的五座金水桥,雄伟高大的城楼,城楼上八个随微风摇曳的大红灯笼,金光闪闪的国徽……一切是那么陌生又熟悉,一切是那么神圣又亲切,一切是那么庄严又可爱。我们这瞧瞧,那看看,触触桥栏上的石狮子,摸摸城楼的红墙,穿梭于金水桥间,迈步入天安门门洞,久久徘徊,总舍不得离去。

 26日一早也不知是三点还是四点钟,我们被叫醒了,匆匆地洗漱一番,到食堂领了 2个馒头和 1个鸡蛋往肚里一塞,水也未喝,便集合待命。11月末的北京凌晨十分寒冷,迫得人们不断地跺脚取暖。终于,连长一声令下,我们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开拔了。

 依然是一片漆黑,看不清 5米开外,只听四周都是人声和脚步声。我们紧紧跟着连长,生怕拉下半步。慢慢地天亮了,我们才发现是被包围在巨大的,流动着的人潮之中。他们都和我们一样,在解放军的带领下向着目的地——西郊机场奔去。

 下午 3时多,我们终于到达接见现场。连长看来真是一个久经沙场的老兵,似乎他带领的不是我们这些黄毛小子,而是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带领“猛虎突击连”向前冲。他十分机灵而且善于观察寻找战机,一见有空隙便领着我们见缝插针往前突,我们也寸步不离,直到确实无法再前进一步。连长让大家坐好,再三强调了现场纪律后,他也转身坐下来,象所有人一样满怀激情迎接那神圣、美好、幸福的时刻到来。

 我观察了一下,发现我们是处于一个比较理想的位置。一条土路从左方蜿蜒而至再转直向右延伸。路旁的地势先向下略陷再缓慢爬升。道路距我们正前方约20米,路面在我的视平线下约 0.8米,前面的视野非常开阔。说实话,位置越靠前,则可视时间越短,若距离太远,则看不清楚或仅能只见车队不见人。连长的指挥认真是英明!

 说来也奇怪,从起床算起,十多个小时过去了,人们依然精神饱满,毫无倦意,都不吃不喝不拉,仿佛机体内的新陈代谢早已停止,剩下的只是那兴奋、期望、等待情感的爆发。说真的,如果你不能进入到如此境界,也许要遗憾终身了。

 约 4时多,左方的人群轰动起来伴随着“毛主席来了”的欢呼声。真的!真的!千真万确,毛主席来到我们身旁了!毛主席红光满面,身穿军大衣,稳稳地站在北京吉普车上,左手扶着车架,半举起右手向我们招唤。从此刻起,我睁大眼睛,眼皮不敢眨半下,目光紧随主席的身影追逐直至远去。时间定格在: 5秒钟!

 这 5秒钟,是千载难逢的 5秒钟,这 5秒钟!是值得回忆和记念的 5秒钟!这 5秒钟,是终身难忘的 5秒钟!

 人群瞬间爆发了,原来静待的海洋瞬间变成波涛翻滚的欢乐大海洋!人们不停地叫呀,唱呀,跳呀,欢呼雀跃,仿佛心中的喜悦唱不完,满胸的激情挥不歇,脑海的幸福洒不尽。有人击掌相庆,有人相拥互贺,有人热泪盈眶,有人振臂跺腿,有人载歌载舞,更有人举起颤抖着弯曲握拳的双臂,仰身抬头长吼:“我见到了毛主席啦……”仿佛要通过他那惊天动地的吼声把全场的欢乐和喜悦送遍全中国、全世界。

 “应该感谢连长啊!”我们中不知谁说了句,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大家围向连长,把他抱起,高高地抛向天空。

 “连长万岁!”

 “红卫兵万岁!”连长也是开心之至,在空中兴奋地舞动着四肢,沉醉在无比的幸福欢乐之中。嘿,活脱脱的一个取得真经后腾云驾雾的孙悟空。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欢乐过后,心情逐渐平复,疲意也乘虚而至。连长宣布就地解散,自行回营,再三叮嘱我们注意安全,早点休息。他慢慢举起右手向我们敬礼,有点依依不舍:“接受毛主席检阅的任务胜利完成,谢谢红卫兵战友们,再见。”

 我们连忙回礼,发自内心地:“谢谢好连长,再见!”回想起来真后悔,当时为什么没想到和连长交换通讯地址呢。连长大哥,你现在在哪?还好吗?

 我们随着人流,余庆未尽地往回走。忽然,传来啕嚎大哭声,只见一位红卫兵坐在地上,捶胸顿足,伤痛欲绝。难道真的有乐极生悲?一问,原来这位老兄刚才方便去了,待他匆匆赶回,碰到的只是那欢庆而离散的人群。顿时,悔恨、悲哀、失落、无奈……齐齐爆发。大家都只能爱莫能助地为他摇头叹息。哎呀,我说老兄,难道你没有记住郭建光的话:胜利往往在那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吗?只要你抓住这 5秒钟,就和所有人一样那么欢呼雀跃,绝不会因实在坚持不住自由发挥了而有任何羞耻感!只是,一切已成为历史了。

 四十三年过去,弹指一挥间。时间的流逝,始终抹不褪我那 5秒钟的记忆。回想起来,总觉得自己能成为毛主席第八次(也是最后一次)接见红卫兵中的一员,可真是万幸中的万幸。如果没有那“我要参加下一次接见”的心动并付之行动,如果当时江村有交通车回广州,如果我们没有北进一步是一步的决定,又如果我们老实巴交的在株洲下车,再如果原定的接见日期不改,更加重要的是,如果我们没有遇上这么一位可爱机智的连长,见主席可能只是我睡梦中的幻觉。不过,世界没有如果,机遇稍瞬即逝,抓住了便美梦已成真!

 11月26日,这只是每年日历上再普通不过的日子之一,但对我来说,却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日子,一个值得追忆的日子,一个值得怀念的日子。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抽时间静静地坐下来,闭起双目,那 5秒钟的幸福时光历历在目,心中涌起的美滋感,别人是永远无法体会到的。   

幸福的5秒   ── 我见到了毛主席 - oceanpark - oceanpark的博客

 

                                                                             (2009年11月)

 
  评论这张
 
阅读(10457)| 评论(8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