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ceanpark的博客

三分薄田,自得其乐

 
 
 

日志

 
 

国庆60周年献礼剧观后感(1)  

2013-02-02 16:48:10|  分类: 无的放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令人大失所望的电视剧

      ──  《冷箭》和《在那遥远的地方》观后感

    平素对电视剧无兴趣,极少连着看,无奈因龙体欠安需住HOSPITAL,有时间无处花,只好被迫学习师奶们追起电视剧来。时值国庆期间,热播两部60周年献礼剧,上午是《冷箭》,下午是《在那遥远的地方》。这两部均为三、四十集的电视长剧,看了之后,却大失所望,如用简单的一句话来评述,就是:

《冷箭》── 无能的干警,“精明”的匪特;

《在那遥远的地方》── 活跃在70年代初期军营里的现代流星花园式少男少女。

 也许导演和编剧们看了这样的评论会大为不满,我们辛辛苦苦、绞尽脑汁拍出来长剧竟被你这么一句话就给毙了,太没良心了吧。且慢,不防待客官稍为详细一点分别道来。

国庆60周年献礼剧观后感(1) - oceanpark - oceanpark的博客
 
       无能的干警,“精明”的匪特,评电视剧 《冷箭》 

 劳改场的管理:没有规章制度,管理无方,各类犯人不分轻重类别混杂监禁,不时出现打斗、嬉闹、聚众搞事、绝食等。重要的匪首、敌特分子不带缭单独监管,致使其可以互通情报,商量制定越狱逃跑方案,并且多次实施,最终匪首宁嘉禾成功逃脱。土匪能先后两次火烧粮库,亦暴露了场领导的管理水平胡为低下,没有从第一次被烧的事件中吸取教训,提高警惕,加强守卫工作。宁嘉禾主动“二进宫”后,本是单独关押,可是不用经场领导批示,仅凭侯监区长一句话,就可以送回大房让其指挥监狱暴动。

 纪律是部队的生命线,“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这是大家熟知的。我军的严明纪律,举世无双,特别是解放初期,在土匪未肃清的地区更加需要严明的纪律,外出营区需请假,回营要销假,节假日上墟集、市镇需两人或两人以上结伴而行,自带干粮不下馆子,中途不能分开单独行动,回营要汇报。可是,剧中的公安劳改场却是无组织纪律的队伍,你看那周圆,可以天马行空,独来独往,随时可以外出送情报,取情报,拿发报机,窃听器等,更因她送出的情报致包括老班长在内的多名战士牺牲。甄科长到镇上采购一些日常用品等,本该当天去当天回,可是却可以随意到大车店吃喝一番,想住一晚便住一晚,想住两晚就住两晚,就如同一个普通老百姓那样自由极了。当然,导演编剧会说,都这么有纪律,周圆取、送不了情报,拿不回发报机等,这剧情就怎能惊险复杂啊;甄科长不在大车店过夜,无机会中美人计被拉下水,后面的戏怎么拍呀,三十二集恐怕只能拍十二集了。

 机要室本是重要场所,闲人免进,警卫战士只负责守护,不得入内。机要人员出入均要关门,档案文件上锁保管好,可是却发生了档案被盗,部分烧毁的事件。这些都反应了劳改场的管理不善和管理无方。

 按剧中交待,新锦屏监狱是旧监狱,进驻之前,本该派人调查了解清楚,有无暗室、地道等,该堵的堵上,该填的填埋,该装铁栏的装上,该加固的加固。可是所有这些,场领导都没有做,新锦屏监狱档案室的窗也不加装铁栏,只要敲开玻璃就能随便打开窗门钻进去。致使敌人有机可乘。
    对于一个等着第二天提审以证实彭浩清白的裘某(在早前已发生一起未遂的暗害事件),本该加派岗哨重点守卫,但场里却不闻不问不管,致护士及裘某被害。这足以说明场领导明知有内鬼,在敌我斗争如此错中复杂的形势下竟毫无警惕性,放任自流,其领导水平可见一斑。

 对周圆这已有血债的角色,后来虽有侮意,也救过刘前进,但最多至能算是有立功表现的敌特分子,但功不抵过,说什么也该清除出部队收监改造,怎可能且也不应该与参加起义的国民党高级将领相提并论。场领导连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都分不清,掌握政策的水平如何,观众都一清二楚了。

 刘前进:组织观念及原则性不强,有时有事不愿向上级组织反应汇报,总想独自处理。对上级、同事说话不是粗声大气,就是阴阳怪气的,当然也有柔情蜜语的时候,也许导演、编剧们是想着意刻画其的个性。他办公室挂的如果是机密地图,每次看完就应该拉上幕帘(如果那地图是假的,故意让甄科长拍的那张一样则另当别论)。若一时忘了拉上,当周圆偷看的时候,就应该对其说作为一个机要员应该怎样做而不是问她看什么,周圆只能回答不该看的不看,不该说的……然后知难而退。当然,如果这样安排剧情,下面的情节就必须省了。周圆送鸡汤的那场戏也是败笔,刘前进先说自己不喝,然后叫周把鸡汤送给伤病员喝。于是,导演又让周圆再演一次怒烧手套式的闹剧说要把鸡汤倒掉喂猪,刘便妥协了。如果,刘前进是个有原则性的人,就会以上级的身份命令周把鸡汤送到医院,违者处分。哎,只是,后面那场“给首长穿衣”的好戏就必须省掉,导演又要心痛不已了。

 当侯仲文的身份被揭穿后,要保护关晓瑜,应该先对她保密,再以参加紧急机要学习等名誉安排她到军区,待逮捕侯仲文后再告知真相。但刘前进竟向她透露侯仲文的真实身份。剧中表现关晓瑜经一夜思考,决定忍辱负重,以党的利益为上与侯仲文周旋。可是现实中,作为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面对如此残酷的巨变,怎可能经一夜思索便想通了呢?而且是面对一个血责累累并杀害自己心爱的文大姐的恶魔,见到便怒火心中烧,恨不得一刀子捅过去,怎可能强打笑容作亲热状,除非,关晓瑜是一个经过魔鬼式训练、不吃人间烟火、六亲不认的 007才可能做到如此。

 剧集末,刘前进安排宁嘉禾和唐静茵会面,也许导演是想表现刘前进的人性化一面,但那场面倒象要上演一场匪特的“刑场上的婚礼”,令人看了怪怪的。
    彭浩:作为一个参加多年革命的政委,自然知道依靠组织,相信组织的原则,却在被看管的期间多次企图出走。在押送军区途中未遭杀害后,本应自行到军区报到。但也许为了增加剧情曲节复杂需要,导演安排彭浩来个杜丘式的自证清白。退一步说,当他获知侯仲文是冒名顶替的身份后,就该立即赶到军区或遇到巡逻队时让他们把自己送到军区报告,再让上级派人保护文大姐。可是导演却安排彭浩置重要情报不即时上报,反而来个杜丘保护真优美式的去救文大姐,最终导致文大姐的被害,彭浩难辞其咎。

 土匪第二次准备烧粮仓时,彭浩发现哨兵被害,此时土匪尚未放火,彭浩本该组织人马包围粮仓后再派人进去搜索。如果土匪不想同归于尽,自然不敢放火。可导演却违反常理让彭浩单人匹马独闯,结果,不但让自己中枪受伤,差点葬身火海,粮食也被大部分烧毁,这叫人说什么好呢。

 另外,彭浩在被押途中,病态严重,咳嗽不断,汽车稍有颠簸便奄奄一息。但当他“自由”后成了杜丘,病情却全飞了,龙精虎猛,不知服了何种仙丹。

 高处长:思想僵硬,主观推断,象个无脑儿,毫无常识,面对身上一点血迹都无的彭浩,却一口咬定就是用刀子连捅两人的杀人凶手,恐怕是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真侯仲文: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兵,枪还未拿稳便被弟弟侯仲武三下五除二缴了,简直就是个花拳绣腿的草包,也合该他被侯仲武枪杀。也许他名字中的“文”字害了他,文不与武斗嘛。

 小痞子:从他一出场就让人预感到这是我方的卧底,但既然是卧底,何人和他单线联系传送他探知的情报,剧中没有明确交待,看来是单人匹马的独立大队。实际上似乎除了玩玩那副常玩常新永不破损的扑克牌外等,也探不到什么有用的资料,至多是为宁嘉禾到档案室偷了点连领导们都猜不透的无用东西。只是到剧末,却无厘头的让他与鲁振山接头获取了潜伏特务名单。而且,实话实说,小痞子的盗窃几双鞋的罪名并不算重,比他重的罪犯都先后获得了释放,可他却仍待在牢里。我想,那些敌特分子不会愚蠢到不警觉吧。导演们为什么不把他的罪名加重到盗鞋逃跑时重伤了一名战士呢?
    加强班:押送彭浩的加强班看来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在土匪、特务尚未肃清且活动猖獗的解放初期,本应该时刻提高警惕,随时做好准备战斗。按说,途中遇到一个哑吧胡乱比划,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班长应派一人前往观察,一人留在车上警戒,其余的战士下车作好战斗准备。任何一个正常人看一眼现场,都知道那不是真正的翻车事故,因为那些匪徒,没有一个是受伤痛苦呻吟而是暗握武器的。可是我们的加强班的战士就象群一窝蜂去看“跳桥秀”的平民百姓,直挺着身子大摇大摆,胜似闲庭信步地走过去让匪徒狂扫。而原来在彭浩旁的战士,听到枪响,明知有战事,一样挺直着腰杆去看“跳桥秀”,当然也光荣了。哎,导演呀导演,你就怎能这么狠心地让我们的加强班战士表现得如此酒囊饭袋啊!

 木呆的战士:剧中的战士、哨兵等多次被匪徒一刀下去便呜呼哀哉了,没点反应,连“呀”的一声都发不出。看来这些哨兵、战士站岗、放哨时不是打盖睡就是不知神游到何方去了。捉到匪首唐司令,按理应立即捆绑押送指挥部。但导演却安排两位战士傻呼呼地站在原地用枪指着唐静茵,好让鹤顶红从容不迫的在背后一枪一个,放走唐静茵。

 村干部:目睹侯仲武枪杀侯仲文,却听之任之,不组织民兵追捕。事后也不向上级部门报告。对于拿着公函外调的文大姐,村干部也不提供有关资料,而对无公函、私下调查的彭浩反倒是提供情况。

 侯妈妈:怎么说也是贫下中农出身,解放后亦受过一定的党的教育,总该有点觉悟吧,不会在事发后默不作声让侯仲武混进革命队伍。在侯仲武用枪指着侯仲文时,按理,侯妈妈应该扑向侯仲武抱住他以便侯仲文抓侯仲武,而不是只是把侯仲文挡在身后。

 我想,这也是导演编剧故意安排的,否则,侯仲武就不可能冒名顶替混入革命队伍中去,没有了鹤顶红这个角色,整部剧就拍不成了,或者说少了很多在导演看来是所谓令观众意想不到的曲折离奇惊险情节。

 此外,刘前进的警卫员小李到军区被追杀的情节,实际上是不可能发生的。小李是骑马去的,当然是策马飞奔而不会是田间漫步式的,以时速50千米算, 5分钟便走了 4千米多(假设只先走了 5分钟)。如鹤顶红要追这 4千米,若马匹速度差不多的话,根本是追不上的。就算是他骑的是传说中的赤免千里马,每秒钟可追上 1米,追 4千米也要 4千秒即 1个多小时,来回就是近 3小时。私自用马外出 3个小时,不是去追杀小李,还能作何解释呢?深藏的鹤顶红会蠢到如此自我暴露吗?只有导演和编剧为了增加一个嫁祸彭浩的情节才会虚构出那么一个客观上不可能存在的事件,这不是把观众当作没有头脑,没有思维能力,可以随便糊弄的阿斗吗?

 “精明”的匪特,之所在精明两字上加引号,说明匪特本不见得私服精明,只是因我方人员的确太无能才衬托出愚蠢的匪特变得相对“精明”。

 匪特在劳改场从场领导层、医院、机要室等都安插了内鬼,而且在暗杀、传送情报、策划接应越狱等方面运作良好,多次造成我方损兵折将。

 唐静茵带领的土匪也训练有素,个个效忠司令,出生入死,在新锦屏设有大车店情报站,有暗道直通山上土匪窝,发挥了不少作用。先后成功两次火烧我方粮库,在粮食中放毒,袭击运粮队,枪杀老班长,伏击加强班,策反甄科长等。

 当然,以上匪徒的得手,以及匪首宁嘉禾敢于“大义凛然”、自投罗网再次入狱以便指挥监狱暴动,这要多谢我方人员的低能,管理无方,没有警惕性等(如前所述)。

 据说,本剧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拍摄的。我未作调查,不知道当时是否真的让犯人这样徒步爬山涉水转移。若是真的如是,我想,未到新锦屏,犯人就跑得差不多了,特别是那些有作战经验的匪特分子,途经地形复杂的山地等,先起哄让普通犯人往一个方向逃跑,自己再一个闪身就溜之大吉了,水性好的歹徒在涉水时一个鲤鱼打挺潜入水中,你只能无奈地干瞪眼,追都追不回来。若再加上唐司令“聪明”一点,不时对长蛇阵的队伍进行袭击,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话,令我们的干警疲于奔命,那么未到新锦屏,敌特分子恐怕都跑光了,只剩下些老实巴交,罪名不重的普通罪犯。好在这些敌特分子在导演的编排下都比较愚蠢,不懂得这样做,唐司令也只会跟在后面,只看不动,偶然烧烧粮仓而已。

 够了,够了,我也不忍心再写下去,否则就更加暴露我方人员的无能了(同时也说明了导演和编剧的水平)。

                                          (2009年10月)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